自序

经过了一段漫长的参究过程之后,我一直在思考该用那一种方式,来表达出这个不可思议的心得。其实我也了解,这种心得是很难用各种言语及笔墨去形容得出的。因为它是如此的自然、圆满,而且又充满变化、渗透性,及创意,令人难以捉摸及思议,但却又处处可会其踪迹。因此我决定尽可能不透过传统的宗教的语言来进行解析,藉以避免让一些有意从事参究的人们,在某些容易引起争议、矛盾的老旧制式语言之下,蹉跎掉太多的时间及精力,在原处打转,所以我在这里尝试以一种比较新颖和前瞻性的角度,为跨入21世纪,及以后一些想寻求真正解脱、觉醒、自由、快乐的人,提供另外一个出路。

在过去,虽然有不少觉醒者曾留下一些著作或语言片段,但由于他们的语言文字皆有其不同的时空背景因素之限制,而且经过百、千年来的语言变化,有些与其当时的原意早已偏离与走样。再加上若中途有人根据自己的理解程度,做出各种不同的解释,在里面若藏有私人门户之见,或加以教条化色彩的话,则很容易让一些有心参究者陷入制式的反复训练,及在各种宗教、思想名相的解释里打转、陶醉,而忽略了如何提起大疑之心的能量来全面参究,因此心灵反而变得更僵化了。

参究本身即是一种对人类心灵及其衍生的软、硬件的探讨。透过对内、及对外的观察,全面专注的内心观照,而见到这个自我与语言意念间的密不可分关系,进而发现人类千古以来,是如何在这个制式系统范围内的生活着,而顿然超越这个心灵受到层层束缚的老旧软件,终于获得真正的快乐解脱。由于这个操控人类的老旧软件系统,像精灵般的顽皮、难缠、神秘而不易发现,所以我使用「语言精灵」来代表它。而这个语言精灵的用户就是现今地球上我所称呼的「语言人类」,至于真正的解脱者,我则将之称为本来的「单纯、自然人类」,或是OQ零智慧的实践者。

单纯、自然的OQ实践者能了解现今语言人类的有限范围生存方式。他们除了拥有较高的OQ智商─一种空性的脑筋之外,因透过深入的参究,而打破各种人类无明烦恼,照会到生命的实相,所以能充分掌握零智慧的生活哲学。零智慧并非没有智慧,而是俱备圆满觉照、放下的人类本来智慧,他们可自由选择在其里面的生活、思考方式,但其真正的心灵却能处于超然的位置。他们信赖那本然的实相大能量,也不会透支太多的能量在无意义的语言精灵知见范围里。这个知见范围,自古即被觉者称之为「无明」。无明的语言精灵软件,自古至今从来没变,它牢牢的控制着所有语言人类的活动、思考方式,我将之称为「语言精灵系统」。

由于我的个性较喜爱莳花弄草、游山玩水,或偶尔写点小诗自娱,实在是懒得提笔写长篇大论,但在一些热心的护持者不断的催促与询问下,我终于还是断断续续的写了一些。在此我试图将这个系统的运作方式,用另一个不同的角度和盘托出。因为我相信,在今天仍然有不少人有兴趣或具信心、机缘及环境来从事心灵的修练,而且我也相信未来仍会有人从中证悟自性,获得解脱快乐,一睹这个称为如来、上帝或真主的自在实相世界。这绝不同于宗教信仰里的神祇名相,而是人类与万物本来的面貌,那是绝对自由、安全的老家,也是人人本来的风光,只是我们把它忽视了,它其实并没有走失,它如影随形的守在我们身边,只因太近了,我们反而忘记了它的存在而已。

现在,这一系列的语言精灵文章已即将完成,在此我愿祝福那些有心参究的人,能早日打破无明烦恼,获得解脱自在。古人曾有言:「不经一番寒彻骨,焉得梅花扑鼻香」,因此信心、毅力,与机缘还是很重要的。另外,我要强调,在这些文章里我并没有反对、坚持或推广任何的思想主张,所有的文字观点,只是专为参究者们的方便参考而已。那些与参究焦点不符合的人与事,自不在本人兴趣与讨论范围。更何况其它社会各阶层的问题,因牵涉复杂,更不是本人之文章所要涉及的,所以请勿太在意或执着文章里的观点。尤其是对于实相的部份,这个宇宙人类的最高实相,不管它拥有其它更多、更高级的称谓,但我始终无法以文字、语言形容出来。若有人知道或说出我在那一篇、那一段说出了这个实相的话,这是严重的对我的误解。我的文章也没有什么绝对的重点或方法,至于一些加深的字体,也只是随俗随流而已。但若真要说一定没有什么重点与方法,每个字都可算是;若说有重点及方法,则一个字也都不算是。

最后,在这里我要特别感谢林毅克先生对我们在计算机上的各种协助,以及我的同修连蓉,如果没有她的护持、催促,和计算机打字,这一系列的文章恐不会这么快的就问世。其他还有更多的人的帮忙支持,恕我无法在此一一列名,但我仍然非常感谢你们。

一九九八年十一月二十九日于新西兰如幻静舍  南方竟空

ps .  2010 年7月后记:

这里要先感谢本网页俩位管理者妙有及仁群與重新设计者安伯欣和摄影提供者 L S C 与 Angel Lien 贤伉俪,他们的热心帮忙与护持,让这个网页生色不少。

我自1998年结束闭关之后,将我的独特OQ参究法门,公布在这个网站后 ,就很少再更动。虽然这段时间仍在新西兰,教导有缘学生禅修和实相参究,偶尔也写点灵修诗篇,部份时间就放在园艺和最近的农场整理工作上。

 南方竟空禅修詩篇乃本人在新西蘭南島日常蒔花捻草或四處雲遊,一時偶興之作。雖有四時情懷 ,亦隱喻修行禅机。囑行者莫只當吟誦賞詠, 參究之或有助焉。

南方竟空写于新西兰-如幻静舍      19-7-2010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