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Q─人类通往解脱的智商

有关自我生命的起源问题,经常被研究及讨论。几千年来,我们人类一直以身体从母亲的怀孕及生产来说明这个生命的由来。但是最早的第一个生命究竟是如何出现的问题,若从同样的角度去探讨的话,就像是鸡先生蛋,或蛋生鸡的矛盾和疑惑。而且种种生命的繁殖方式有卵生、胎生、湿生、化生、附生、甚至雌雄同体等等。似乎肉体生命的繁殖方法很多样化,连植物也不例外,我就曾经在印度尼西亚看过一棵大约上百年大树的树干上面,结满了一颗颗模样及颜色都像是龙眼般大小的果子,它们一粒粒牢牢的附在树干上,可爱极了。所以说生命可以从各种不同的方法产生,而且这些多采多姿的生物繁殖方式,并没有一定的管道。甚至于同一管道生出的方式,也有可能在大环境的改变之下,由另一种管道来取代。

这种看法,如果是在过去有人提出来,可能难以被接受,也可能被认为危言耸听。但是在今天,由于试管婴儿、复制生物等方式,已陆续被发现、及大量的应用,让我们了解到生命的起源的不定性、变化性,似乎无头无尾。但由于人类坚持人身就是代表人类,故人身的死亡则象征一个人生命的消失。这样的人类语言架构,促使人类在面对生命的死亡恐惧下,度过短暂的人生之旅,也窄化了人类的心量。

人类本身和其他动、植物一样,本来就存在这个地球上,不管是生命的型态、繁殖方式或相貌等都是自然的合和,随着环境在变化,而有一定的生灭和轮转。就像化学变化一样,牠﹝它﹞们早已习惯于这样的自然变化,但是语言的人类却加深这项大自然的演变,并且还试图去操控、改变。

其实语言本身也是不定性,但发展时却有其大小、轻重的差别。这是随地域、文化的进步、创意而影响了其他地区,我们语言人类认为自身是自己,自己是人,但只有透过脑筋的发明、创造,才会被认为是语言人类的成就,而自然的生命,似乎渐不被重视了。

正面的语言和负面的语言参差在人类的环境里,这两种语言虽属于同一个能量的出处,但却没有定性。例如一个十年前被一致公认的英雄人物,在今天有可能是个被批评或言论攻击的对象。而一个偶像级的人物,在他的崇拜者的眼中,即使有些缺点,也都会被当成是可爱的而予以包容。但当他不再被崇拜、喜爱时,他的行为、举止却有可能被怎么看都不顺眼的尴尬情况出现。可见连正、负面的看法也是不定的。但是负面性的语言确实会对人身、环境产生不好的影响。而正面的语言却是我们所需要,不管是对身体、对社会都好,这也是语言和生命相交之不可思议处。若能加以适当使用,对于医疗或与精神有关之疾病或临终病人之关怀,将会有更良好的效果。﹝此即类似所谓的格言疗法﹞。

语言本身包括了文字、思考、形象、动作、文化、发明、制度、觉受、科学与宗教等等。凡是能够形容、想象得出来的各种「相」,皆是属于语言的范围。而这些名相皆是随着环境、需求而统合变化,无有自性,并且牢牢的控制着语言人类的价值判断、行为,这些名相古代的修行者称之为「心」,也有人则称之为「见闻觉知」、「信念」、「意念」、「色」,或「相」等。若能全面又深入去证到这个语言和身心与宇宙间的关系,最重要的是照见信念和自我的直接性,自我的有限、无自性,则语言人类的语言相的知见必消融,而悟到空的真理的﹝此空非语言思考上之空﹞,古人称之为「觉者」,因为他证到最高的一实相印。﹝又称实相、真如、如来、真主、神、上帝等。﹞但实相不能用片面的语言来形容,祂的广大能容能变,充满生机,这是语言人类需要透过参究,才能会意出来。在里头「非实非虚」,不能以「万有」、「色」,或「无」、「空」来形容得出,因为语言人类即是语言本身的实现处。而实现点的人类,彼此相视,虽然很实在,其实本身如同幻相,就像在电影里或梦中的人物,无实无虚,故我以「精灵」来称呼。所以整个「语言精灵人类」的形容,有代表变化及生机的意义。

在过去年代的语言人类,信息构造比较简单,也较具地方性,很受当地文化背景、哲学、传统、宗教等等的影响,但也因而发生了不少种族方面的冲突。其实由于人类自古以来即存活于相对语言里,例如善恶、好坏、黑白、香臭、对错、是非、成败、天堂地狱等架构,故不只会有种族、国家、宗教信仰的冲突,甚至连自我本身的冲突也是经常不断,这就是语言人类不可避免的现象,也唯有觉者能超脱。

而今之语言人类,近几十年来,颇受西方文化的影响。西方价值的语言对东方价值的语言,展开明、暗的渗透,基本上已占有大半以上的成份。所以如果我说,我们的生命里头,有大半来自西方国家的语言,甚至可直说:今天之语言人类,其实有一部份灵魂复制来自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可能你会惊讶于这种说法,也无法接受,甚至会反问:现在我们不是在亚洲么,我们的祖先也都是亚洲人、黄种人,你怎么说我们有一部份来自美国呢?没有错,我并没要你相信,在这里我只是从语言人类的角度来探讨,如果你了解了这个角度,或许对你的提升本国文化,或解脱自我矛盾会有一定程度的帮忙。

为什么我要说尤其是这一代的青、壮年人物有一部份灵魂是从西方复制过来的呢?我们先冷静思考一下,从早期的猫王、摇滚乐、热门音乐、民主意识到人权的鼓吹、汉堡、可乐、美国影、歌星,文化、流行、电影、电视、计算机、再加上现在因特网的无远弗界等等。这些「相」的语言,不是陪伴我们这几十年的岁月,构成我们思想、教育、价值观、模仿、判断或矛盾、追求、流行的一部份吗?西方国家是如何发明这些经验?东方国家又是如何会接受?如果被认为是不好的、不适合的,又怎么会被接受呢?

当人们为了争人权而示威,为了争民主而革命时,这时的语言人类的主人不就是「人权」与「民主」吗?请问我们曾经看了多少部美国影片?我们是否习惯地在电影院,或自家的客厅里就可观赏到西方国家的影片﹝尤其是美国片﹞,而却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很多观念已在慢慢转变。尤其是从思想、价值观、个性上的改变,从电影里所要表达的语言,透过里面主角的演出,将各种对错、思想或暴力、爱情方式诠释,已在无形中成为我们的思想语言主体、判断、价值与模仿的依据,如同灵魂的一部份。

当然,可能有些人无法认同这样的说法,他们认为自己是不容易被影响、同化的人。我同意在有关吃食口味方面的确是较难改变,但请你细想,我们的思想价值观等早已不能脱离外面世界的冲击,就像一些汇率、期货、股票指数,每天是如何的影响着大部份人们的生活啊!而这种现象,在未来的新新新人类身上可能会更为明显。

我并无意评论这种情况是好或不好,我只是以纯心灵的修练角度来看待事物。好与不好,是见仁见智的事,在此我无兴趣将之列入讨论范围。就像现今的因特网的盛行,已经为世界的语言人类铺上一条通讯之高速公路。语言人类将在各种电台、电视、电影、计算机网络等传播及其他多种新闻、杂志等媒体之配合下,世界的思潮、未来新与旧之间将会有更大波的冲击。但在思想方面则可能会更趋一致化,更易于掌控,媒体传播还是最大的助力。

或许在不久的将来,我们更会在年轻的一代里,看到一致化的需求,及一致化的思考价值观,就像是一群精灵一般,也像海潮一样的涌来涌去,或像那些突然一起变化方向的成千上万的热带鱼群。而传播的中心点,依我的猜测,大部份仍是来自较先进国家,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所以当我们遇到从先进国家来的经济大师、管理大师、竞争大师、预测大师等等,被重金礼聘来做演讲时,请勿惊讶,那是语言人类新一波的信念制造处的人,再来一次的「复制」、「加强」而已。我们别忘了现在国际知名、权威杂志,及新闻频道仍然是以西方先进国家为本地发送处。

当然这个现象,并非永远不会改变,将来的语言人类或许会从东方国家,或其他地区再复制出去,而影响西方国家,但其时代背景仍需端视当时的语言人类的接受度而定。问题是,为什么目前会从西方散播出如此多而且丰富的语言,而东方国家竟然会毫无招架的余地,为什么西方国家有这么样的能力?当然这也和国力、科技发明、富吸引力的文化不无关系。过去在中国的汉唐朝也曾创造出这种类似的奇迹,而将思想、文化影响到附近的邻国。只是未来这段来自不同信念的大浪潮,所牵动和对抗的力量将非常的大,而且还会影响到整个我们所居住地球的生态,一不小心甚至还可能引发各种天灾与地变呢!

另一个问题是,什么是语言人类的原动力?又如何制造这种原动力?我想这个问题的牵连是很广泛的,这就好像是种自然的因缘合和,就像过去曾经流行一阵子的IQ,现在则是出现所谓的EQ。未来读者们若能从我的书上和言论中,对语言精灵软件和语言人类的密切关系有了进一步的认识,则有可能会流行我所倡导的「0Q」﹝即零智慧﹞也不定。这些虽然是无定性的,但却不可思议,我想,今天的人们,若能从我的0Q法角度﹝附注﹞,获得一点灵感,在处于这个新、旧,安、危,老、少,贫、富等世界的冲击之下,烦恼之心或许可减掉不少。

最后,你可能会问,人类想知道的是这个身体的起源从那里来?我的建议是应从自心的参究下手,而所有的参究工作应由这个「发问」开始思考起。如果我说,这只是一个没有止境的话题,不管是从单细胞、胚胎、生物、猴子,或来自于上帝的创造,每个新发现,总又会被另外一个看法所取代。因为这只是一连串的合和,每一个生命皆不同,模样、大小也无法完全相像。他的发展已经被他自己一开始的有限度的条件所拘束住,故自始至终可说是都在一个范围里打转,几乎没有离开过,只是兴趣勃勃的语言人类不停的在那里往外研究、捉摸定名而已。

我知道这种理论、看法,在宗教家、哲学家或科学家们看来,不一定能够接受与同意,但他们的心中应该有所准备,有一天他的宝贵发现,或是其所深信的信念,被推翻的机会仍是很高的,这是语言人类的老问题。

而包括IQ或EQ都是属于语言人类的智商,这些外来的、变化的、统合的智慧都是充满烦恼、不定,而且还有封闭性,它们仍是语言精灵软件系统的一部份。所以无论一个人的IQ、EQ再高,仍然会有人生的烦恼、痛苦、矛盾、无明,而高0Q却是拥有快乐的真正成份。这当然端视人们对这个「0」的了解有多深而决定,而想获得真正大乐的途径智慧,则唯有透过参究,与全面的质疑,才能解开这个控制人类的老旧语言精灵软件。在参究时因通过参究的无门关,而解开0与1的相对迷思,各种语言相执着,及各种无明网﹝请参考其他相关文章﹞,而获得真正的解脱、快乐、自由。这个0Q就是从语言人类回归本来人类的风光的入门,0Q不是普通的智商,0Q的智慧并不是没有脑筋,也不是没有智慧或不积极,它反而是富有创造力,不封闭、不僵化,它是当下的、放下、开放的、自由的、快乐的、充满爱心的,无智无得,亦不被外来的智慧、得失所困扰的新鲜的人类本来心智的能力。

在过去,只有觉者们拥有这个大智慧─0Q,而未来凡是透过这个有效的参究,而能顿然放下这语言人类的迷思、执着、妄想,当个单纯、平凡的人类,这就是已经走在0Q的大智慧解脱之道上了。

附注:有关0Q零智慧的详细内容、思想,我在本书其他各章里所提及的打破无明、解脱、解开语言精灵软件、觉者等皆是与个人0Q之根器及能量有关,将来若有机缘,或许我将另写专书来做进一步的探讨。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