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人类的生死观

 

最近在书坊上有关于探讨人类的生与死的书籍很多,也深受大众的注意,足见现今有愈来愈多的人,对这方面感到关心与好奇。在这里我也想从另一个新的角度来探讨这个令人类最感怖畏及好奇的问题─关于死亡。

人类为什么会对死亡后的去处关心呢?虽然有关这方面的题材早已先后被哲学家、宗教家、思想家、科学家、心理学家及人类学家等分别发表多次见解了,但仍然无法解决及满足人类对它的恐惧与好奇心。因此当人类看过了那些介绍生与死的畅销书籍之后,是否就能全盘的了解生与死的本质是什么呢?

如果我们能深入去探讨,这些种种有关死后之描述的话,我们可能会发现在其中有很大成份的观念,只不过是语言人类与语言人类之间无止境的对谈而已,而生与死的现象就像一棵树、一朵花的开落一般的自然无奇。也可说只是肉体世界与大自然的变化合和而已,与语言人类其实并没有很大的关系。语言人类再怎么样去用尽办法,也无法阻止身体器官在连续使用中的生老病死。但语言人类为什么对这些问题,在语言、态度、信念、行动上,替这个已被称之为「死亡」之后的面貌,下了各种定义?其中有天堂、地狱、中阴、轮回、灵魂、神、仙,及鬼神等。由此而衍生出各式各样的思想,来对治人们﹝语言人类﹞对死后未知的恐惧感。

其实单纯的惊恐本身只是一种自然反应能量,但信念的恐怖却和语言过去之经验有关。这些皆成立于对死亡观念、知识的「未知」和「已知」,在这些「知识心」里头充满各种想象。悲观的想象代表不安、恐怖,例如:下地狱、转生为饿鬼、动物,及灵魂永不得解脱、最后的审判等令人恐惧的语言相就会出现;相反的,乐观的语言想象则代表欣喜、期待,如:天堂、极乐世界、成仙、成佛、永生等语言相,这就是语言人类的期待心。另一方面也有无神论者则宣称:没有天堂、地狱、轮回等,但是这些无天堂、地狱、轮回等无神论的语言本身仍然是一种语言相,也是另一种执着、想象,而且也不容易脱离神鬼论等传统观念影响。因为语言人类的世界里是不会没有思想的,而且新旧思想时常会反复交替出现、混合。

语言人类的语言本身就是一种信念、一个「我」的代表,故只要有语言存在,就会有信念和我出现,这也是为什么我要以「无穷无尽」来形容这个现象的原因。但是身为语言人类的我们一向喜欢如此,除非他能发现了这全部的实相,否则这个「无明心」是不会停止的,它会一再的陷于怀疑、矛盾、相信、肯定、否定或探讨等各种追求中。所以当语言人类发明了这个「天堂」的语言时,天堂当下就成立了,它事实存在于相信者、不相信者、半信半疑者、也不信也不疑者的心里,而地狱也是如此。在这里你或许会纳闷,既然都不相信了,又怎么还会存在当事人的心理?这就是无明心厉害的地方,有兴趣者可仔细研究。

语言信念本身,看似多采多姿,但分别思考之背后,却只是单纯平等的能量而已。但是语言人类的世界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生、死、病、苦、乐、悲欢离合,与爱恨情仇的现象呢?这些现象事实的本身和语言的本身,并非是一成不变、已被固定的。如果所有的语言人类都相信死亡就是再生,或死亡这个语言﹝名词﹞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或是语言人类完全相信,人死亡之后有一个往生处,例如天堂、净土等处,或是一定会再投胎回到人间来。当然这些都是目前语言人类为减少对死亡恐惧的对治信念。

据说有一个部落的人们,深信他们所有已逝世的祖先都是住在月亮里,每个人死后也只是回到月亮里的老家而已,不管谁先死去,终究还会重相聚,因此,他们在临终时并不会悲伤与恐惧,而是自己到附近林中的一间「等待之屋」等待死亡来临。这些信念不只是当事者的相信而已,而是整个家族、部落都要深信无疑,如此才不会有失落、离开、矛盾、怀疑的痛苦的感觉,但这对科学进步的地区的语言人类来说,却是何其不易啊!

语言信念是会随着时代、地区、思想的变化,而产生矛盾、不定、怀疑、更新等分别观念的老问题。因为信念的不定性,语言人类才有思想上的恐惧感、痛感,因而须借助心理、宗教、传统信仰与科学等,这皆是语言人类自古以来如出一辙的思考、生活方式,若能永远相信、不怀疑就没问题。但是对于善于运用思考、分别、比较的语言人类来说,那里可能这么安定,当个乖乖牌呢?所以这就是我为什么要写这本书,来鼓励语言人类参究,打破语言信念无明的迷思,回归本来人类快乐的风光,这才是真正不再怀疑、颠倒,一劳永逸安全的老家啊!

但是请注意!信念行之于身体的感受于今何其强烈,这种强度让很多「痛」的感觉无法很快的以转念的方式来解决,这是这个时代语言人类的问题,也是一种「习气」与身体相应的深度化。所以信念分别的心,永远无法了解空灵清净的人类本性。它只有透过参究,真正照见本来面目,才能真实放下,与清净圆满的本性、本心、实相同处。但「习气」这一部份的问题,可能就没有那么容易改变、克服了。

同时,我们也应了解一个事实:从来没有一个「真正」死亡过的人,回来告诉我们,有关死亡之后的去处及真相。虽然我们偶尔会由一些传言得知,有些人曾经有过短暂的死亡又复活的经历,但由他们所描述的情节,大都脱离不了其本有的宗教信仰色彩,或生活背景。所以显然的死亡的问题,都只是在意识尚未消失之前的现象解释而已。而解释这个现象的语言,都和其时代背景的语言,传统文化的语言,区域、族群、国家等的语言,生活习惯的语言,及宗教的语言可说是息息相关。所以我们不难相信,这类有关死亡的看法,是多么的没有一定性,只要有人愿相信,就似乎有这么一回事。

据说,中国在周朝以前的人们,并没有所谓坏人一定「下地狱」的观念存在。因此我们可从「封神演义」这本书里看到,里面有很人物不管是好人、坏人,只要是死了,那一缕幽魂大多是飘往封神台去封神。「地狱」一词应源于印度,自从它随着宗教、经典而进入中国之后,中国人就多了好几种地狱可跳了。而西洋经典里的地狱之说,据称也与其教主曾到过印度而获得的灵感有关,此后整个西方世界也因而被这个思想语言所影响。

从这里面我们不难看出,一些宗教对「未来世界」的描写架构,仍无法脱离这个语言人类的需求。例如将人类死亡之后想去的世界,描述成地面上铺满了黄金、宝石,树上挂满了风铃,鸟在唱歌,天上飘着鲜花,有仙桃可吃,有神仙,天使、小精灵,想要什么就有什么,没烦恼,不再有死亡等等。这些可说皆是顺应当代语言人类的需求及环境、价值观而产生的。例如,如果黄金不再值钱,也不再被喜爱,取而代之的是美金及欧元、股票、基金等。但若有一天,纸币通货不再被信赖时,可能人类又会回过头来相信,还是肥沃的土地才是真正的天堂。因为只有肥沃的土地可供给人类种植各种吃与用的东西。所以将来人们所憧憬向往的天堂,或感到恐惧害怕的地狱,将会随着不同的年代、地区的人们的信仰、价值观、需求,和科技的进步程度,以另一种不同的景象出现。这非关存或不存在的断见争论,而是随语言人类的信念心相所变现。

但透过参究,我们会了解到思想、信念也是不定性的,它随着经验、环境的改变,而有不同的面貌展现,我们称之为「心」。这个心若经过全面观照,对它透彻掌握,直至放下、纯化,见到本来面目,否则我们一辈子将都只是受它的驱使而已。如蚂蚁、蜜蜂般的进进出出,忙碌不已,宝贵的一生,就像航天飞机般快速的掠过。而「死亡」这个名相语言,就是如此的人类大问题。如果我们不认真参究,或只是忙忙碌碌空过一生,则个人的生命,即将很快的在有限语言人类的生命上,随着这个厉害的「死亡语言精灵」而划下休止符。但见到生命实相本来面目者,则生死两头皆不着,与真正无限生命合而为一体。这并非另一种想象、思想,而纯粹是本然的实相照见,觉者悟不生不死,怎么说,怎么对,不迷不执;而一般人却是在生死中间,在这电光石火的有限时光大海里翻滚,怎么做,怎么矛盾,又迷又执,两者一对照,智者应做何感想?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