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人类的十字路口

 

一場由電腦和資訊所掀起,對人類新生活的革命已經悄悄的展開了。當你正在和電腦展開對話時,你會把它當做人類般的看待嗎?如果換成一個機器人呢?可能你仍然會將它當成金屬做成的機器人來對待。但是如果再進一步,這個機器人若已改良到用接近人體觸覺的乳膠,或其他替代品製成,而且它又穿上一般人類所穿著的衣服時,你的感覺又是如何?不,它仍然只是個電腦機器人。現在,如果它更進步了,它的語言和判斷、行動完全被輸入最接近人類的隨機系統,沒有一定的公式可循,完全是活潑的。這時,你還會將它認定為機器人嗎?如果萬一它的軟體被外來的某種病毒侵入,而會突然對人類產生攻擊時,你的感覺如何?現在我們來做個假設:如果有一天它被賦予某種身份,而從事於有關警察、消防、保全、銀行、經理,或交通管制等工作,服務性任務,或甚至它們也有機會可取得公民資格時,如果它表現優越,說不定有朝一日竟然成了你的主管,有權力炒你魷魚,或者發現在路邊開你罰單的竟然是它時,你又會有何感想呢?

對這些問題,或許有人會不以為然,認為是杞人憂天,這種事情根本就不可能會發生。如果會,也將是好幾百年之後的事了。在此我並無意討論,將來有沒有可能會發生這種事,或若一旦發生了時,該如何處理。我比較感興趣的是,從語言精靈參究的觀點來看,這類正在進步中的機器人,算不算是人類?如果你必須和開你交通罰單的機器人一塊兒上法庭時,你可能需要和它有一番言詞上的辯論,在那時,你有可能真心的和它同樣的接受法官公正、平等的裁決嗎?這時,人類的定義又在那裡?如果負責審判的法官裡,也有一個是機器人時。

這聽起來好像是電視、電影,影集裡面的科技、太空、未來世界的故事情節。其實,語言人類因為熱衷於語言信念,且不停的發展各種衍生軟、硬體,雖其具有不定性、模糊性,但因人類本身的適應性,在那個未來世界裡,應該早已熟悉和機器人共事的生活習慣,而且也不會去懷疑其代表性才對。因為到那個時候,人類的心理已經從電腦網路裡,早就有過一段適應期了。而且整個過程,看起來好像是自然發展,不管是經過多大的衝擊。但是語言人類總是善忘的,如果語言人類的生活重心,慢慢的以「語言」─信念、意念的感官、腦筋系統為主,則未來語言人類的生活方式,會更像「做夢」、「幻想」一樣的虛幻不實在、模糊及不定性,而身心更會像機械般的僵化與不夠敏感,不過這種現象其實早已發生了。

而什麼是做夢的感覺呢?相信大家都有經驗,我們在夢中常不受時、空及思考、理性的拘束。未來的人類,會因飛行工具的更進步,有可能早上你人仍在美國紐約,而下午卻已經置身在法國巴黎了,到了晚上卻是睡在日本的東京也不定。就是這樣,到那進入百倍速度的時代,患上腦神經衰弱的人,有可能會增加不少,而整個世界的不定性,則將大為提高。因為有一些「大忙人」,有可能就是那些控制著世界之心靈、思想、安全、以及金融系統等重要決策者。由於這些所謂的「忙人」或「重要人物」,需要經常巡迴演說、四處開會,甚至出書、推銷自己的理論等。因為他們的知名度高,擁有愈高的知名度就代表成就、賣錢,及高說服力,故很容易成為眾人崇拜、依賴、模仿的對象。

像這些如果用平常人的眼光來看,並無出奇之處,因為各種名人實在太多了,他們也皆各有其追隨者。但我們若改從語言精靈參究的觀點來看,則整個現象變成一些巨大的語言人類影子在活動。這些同質性的語言人類,正在快速及大量的利用各種傳播媒體、管道,將他們所複製出來的靈魂子孫﹝語言信念﹞,植在這個地球上众多人的脑海里。我们的脑筋将会成为他们的一部份,而且被占据不小的空间。这些语言子孙随时都会从我们的脑子里蹦出来发表一些意见,或参与各种活动,或参加群众运动,或投票给某党派、人,或买一件时下的流行品,或发表某些言论等等。

而当我们正在行动的当时,我们和语言信念其实是一体的。我们经常会在不知不觉中从事某项行为,却还以为那就是自己的看法、意思,但其实已是来自外来的移植,只是当事者没有查觉而已。因此,语言人类为了这些外来的信念、语言经验,忙碌了一辈子。几乎大部分的人都认为自己是无辜的、有道理的,因此我们会发现,有很多坚持自己想法,自认是对的、正义的族群,在地球的很多角落里争斗、互相残害的惨剧,一再的上演着。

所以,所谓的好与坏的价值观实是不容易认定的。有谁会承认自己是个坏人呢?除非是那些罪证确凿的现行犯。但不可否认的,传播媒体的影响力是扩张太大了,虽然大家都知道,水可载舟,亦可覆舟,如果有一群「自以为是」的坚持者、或思想极端的人,将来若将他的极端思想输入计算机网络中,试图影响大众,或输入到机器人的软件里时,则人类将面临另一场灾难了。因此广大的媒体群实应秉持良知,善尽负责把关的责任。以前孟子所提倡的「中庸之道」,或是鼓励人类投入大自然,实在是可为现代偏执狂的语言人类注入一点润滑剂。

只有当自己内在有转圜的余地,对外也才会有足够的空间可回旋,这样一来,人与人,人与事的运作,就可以减少磨擦。这个世界如果「温和的人」多一些,有关中庸之道的语言再增加一点,将可缓和不少的冲突。因语言人类若缺乏中性的语言,则缓冲力会较不足,容易沦于冲动性的感情用事,亦容易造成事后的懊悔。

从一些历史档案中我们可知道,不管是在中外,曾经有众多杀人魔王的拥护者,他们支持了那些在当时自认是正义的化身、是在替天行道者的行为,在如今我们从各种记录片上所看到的,却是一幕幕血腥、残暴、毫无人道的惨不忍睹的镜头。为什么在心境上会有如此大的差距呢?语言人类的重大功课,实在应该是反省、反思。懂得反省、反思的语言人类才是美丽、善良的人类,因为他们赋予「爱」更为真实。

而反省、反思,是需要俱备开放、质疑、与不僵化的脑筋,我们要不停提出问题来质问自己及世界,到底什么才是真正、安全、可靠、美好、快乐与成就的东西?我们为什么要追求这些?语言人类几千年来在不停制造什么?这些又从那里发展出来的?这些思想、制度、生活方式等真的是人类需要的东西吗?高科技、资本主义、高竞争社会结构、暴力的行为、战争、侵略等到底是如何产生的?语言人类不是已经发展出高度工业、机械化、计算机化,生化农业、高速通讯、网络等,为什么地球上每天仍有那么多人在挨饿受冻?到底语言人类的脑筋被用到那里去了? 这个追求成就感的语言精灵所发明出来的软、硬件东西,其价值能超过人类与大自然本来的东西吗?万物之灵的语言人类,是在走向暴力大危机,还是全面反省、反思,此时已是十字路口。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