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相非想象

我在文章里所说的真主、上帝、如来、神、大能量等皆同指一个实相,虽然只是一个代名词,无形无状,但也充满各处,真实不虚。而一部份人所想象中的真主、上帝、神、如来却是有一些象征,或如人类一样俱有喜怒爱恶等性格或者远在天边,与人类有很大距离、分隔、不可捉摸,高高在上或俱天威、有处罚、施恩功能等,这就是一般传统宗教信仰,也是我所说语言精灵的功能﹝又称人类见闻觉知、信念、信仰、心性、知见、意念、分别心等等﹞。

人类因为执着于分别心、见闻觉知等信念为自我,所以我称之为语言人类。因为这些心性无有自性,亦无常,语言人类经常会陷于烦恼、痛苦之中。因期待常落空,快乐不恒久,又有失败的压力,老来病痛、甚至是死亡威胁等。

而传统宗教建立于信仰,依赖精神寄托,这完全是语言人类于本身软件结构,自然发展出来的需要。这与人类的期待心、比较心完全一致,属于一种互补的对治需求。宗教的发展仍视人类因时、因地的需求、文化背景及其互动而消长。故传统的信仰与人类语言精灵的「见闻觉知」、「信念」是同质的。而语言人类的信仰,还包括其它如金钱、两性、价值、家庭、国家、生活、科技等各种知识、传统的观念,这些皆是语言人类的“心”,也是语言人类世界的境界所统合之下的产物,它们并不是一成不变的。但这些心、境界相,与语言相却与人人的自我紧密的连接在一起,人类因有了这些“相”,心灵即停滞不前了。对这个“相”若愈执着的话,则对心灵上所造成僵化的程度将会愈深,愈难开放。

语言人类心灵的解脱、烦恼等问题,几乎都是从以上这些信仰寻求解决。可说每一种信仰皆有其专家,各以不同的权威、身份来负责做修补语言人类各种相上的问题。这些专家们并从事语言人类的软、硬件心灵与物质上的发展、建立、发明等工作。语言人类就这样的在不知不觉中,愈来愈依赖各种信仰、相上过着或许稳定、矛盾、追求、期待、成就、失败、人我等分别相对的语言相人生。很少有人愿意去认识这生命的原貌,由语言人类回归人类的本来自由、快乐的风光,由参究而照会到这个与真正的自己不二的大能,一个永恒的能量。

因为由参究所认识的这个大能、上帝、如来、真主、神是语言人类这个见闻觉知、信念、分别的自我照见,他超脱「见闻觉知」、「信念」等语言相分别。而这个分别、信仰、思想背后的大能量实相,也非人类脑筋思考分别、见闻觉知所能想象、定义,虽然无形无状,但却不可思议。这个本心大能实相,也是所有悟道者们所一再强调、教诲的真谛。因此,不管它拥有再多尊贵的各种如神、真主、如来、上帝等名称,参究者不能只光拾取这些名称,而丢弃其背后那不二、平等的能量、伟大实相。反之,参究者也不能只执着这不二、平等的实相,而忽略事实名相的存在。应随时保持警醒的心,并应尊重人类的不同知识、习俗、价值观,及其种种存在事实的语言相。

所以,我所称呼的实相,不在语言表相和想象上,而在身心的骨髓里,实相是永恒的,想象是不定的。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