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一个参究过程的盲点

参究者在参究的中途,有相当多的人会被一些不容易分辨的境界所著,而以为那就是其所探究的结果,或称见到自性、觉性、实相。如果是对一个真心要参究者来说,这是非常可惜的事。我列举了一些例子如下,这些是很多参究者容易误以为是结果的地方。

  以过去悟道者的思想、境界,当成是自己的知见之类型。如:
  1. 心、佛、众生,三无差别,所以人人是佛。
  2. 真如是佛性,或真如不是佛性。
  3. 世间法就是实相,全真全有就是自性。
  4. 前念与后念之间,或念头之前,即是实相。
  5. 空就是自性,或色就是自性,或空即是色。
  6. 戒定慧就是自性,或淫怒痴就是自性。
  7. 山河大地即是自性,眼前庭树、花、竹,及日常生活就是实相。
  8. 当下或直心,即是自性。
  9. 默言就是自性,想说就说、想做就做也是自性。
  10. 将宗教里的天堂、净土世界当成实相。
  11. 烦恼即菩提,即心即佛,佛法不离世间法。
  12. 一切如幻就是自性、实相。

以上这些言论有的会从某些人口里、或书籍里听到、看到。其中有的出处甚至更早,且大有来头,但那些都是别人的答案,非自己的东西。别人既然说的出来了,即离不开语言人类相与心的脑筋分别意识。而这些「相」大都来自于一些古代经论或今日书籍,及名人之演讲。当参究者在某一个阶段的「点」时,这些理论就会从脑筋浮现,成为参究者的另外一个「相」,容易令人产生执着。就像是从东边再搬到西边,只是转个方向而已,其实并未离开过语言精灵的范围。而认为那个就是实相的参究者,在面临烦恼时,必然会再生起分别、比较或矛盾、追求、寻伺的心。这种「概括性」、「全面性」的名相言论,通常会从一般传统宗教信徒口里说出。但若是真正参究者绝不会人云亦云,或像鹦鹉学语。参究者应该反问自己,到底曾经用多大、多久的心力去体会出这些名相,而对这个心得具有信心吗?能抵挡得住外来的境界吗?能持续下去否?参究者亦应时常提醒自己,不要像平常人般的犯上口头禅似的「任病」,将别人的名相任意吞入自己的心中,而不去加以检视、消化。则这些名相终究只是脑筋「知识」而已,亦即所谓的「说食不饱」。所以这只是个知见的分别相或信仰而已。虽然如此,只要不执着,这些知见是没好没坏的,但仍然可以用来当参究的过程参考。

  将身体的感官觉受或毛病当做自性、悟道的类型。如:
  1. 耳朵里的尖锐声音,或是见到光。
  2. 身体的轻安自在、空灵。
  3. 拙火的启动,或感觉左右或中间之气脉畅通。
  4. 感觉自己空掉了。
  5. 耳朵里经常会听到有人在讲话。﹝病症﹞
  6. 眼睛能看到各种异像。﹝病症﹞

以上这些身体的自然感官觉受,因各人的体质而异。其中有些人曾经历过,但也有部份的人却执着在里面,认为这些觉受即是觉性,而将其当成结果、答案。但当这种现象在后来又有产生变化时,不知参究者是否仍须另外再找一个不同的觉受来当结果呢?而这个又与烦恼、解脱及放下有何关连?若身体因病痛、老死,觉受没有了时,岂不是得而复失?何况有些异常情形,严重者还会成为病症呢。但若不属病症,只要不去执着前四项的境界的话,是没好没坏,仍可做为参究过程的参考。

  将一些想象、幻象当成结果的类型。如:
  1. 将心中浮现出的各种偶像如:神、佛、菩萨等当成境界。
  2. 在静中感觉有如水波荡漾的意境或各种幻象出现。
  3. 其他各种幻想,或自我神格化等。﹝病症﹞
  4. 将一些过去古人所形容或说过的最高境界名称,想象成一种模糊的相的目标。
  5. 看到天堂、西方极乐世界的景象。
  6. 与某位名师可以直接以心灵沟通,而不须透过言谈。﹝病症﹞
  其它因悟境不深,而起心动念或仍有妄念攀缘、信心不坚的典型。如:
  1. 还想发愿往生西方极乐、东方琉璃世界,或天堂、天界、人间、净土等处所。
  2. 往生之时,仍需要别人助念。
  3. 对神、佛、菩萨,与上师等仍然有依赖感。
  4. 自认已经完全的了解一些古代经文、名相的意义。
  5. 自认已经完全的了解某些禅宗公案、话头,并能解说及下评论。
  6. 偶尔仍想拾取某些有关灵修、道、密、禅、净等书籍来看,以提升自己的境界,或藉以解除一些疑惑。
  7. 仍然还想找个有德望的名师,来替自己授个高级戒律,或阶位。

以上这些现象皆和参究者过去的信仰,以及曾经听说过或看过之书籍有关,有些甚至和其背景有很密切的关系。虽然有些名言是过去知名的悟道者所说,但是那些悟道者当初的意思和情形,和现今一些参究者知见分别的想象,及悟境深浅的差别,仍然是有一大段距离的。而且请试想,如果古人未曾留下这些东、西方世界、公案、话头、如来藏、禅或真如佛性、明心见性、净土、天堂等名相的话,我们岂不是变成没公案、话头可参,没地方可去,亦没对象可以依靠了呢?而当初最早发明这些名相或是还没有公布这些名相以前的觉者们,他们又是依据什么而开悟的呢?他们又往那里去呢?

例如古今皆有人说「以真如为体,以佛性为用」,但这只能当做方便说,千万不能执着。如果说真如、佛性可当体用,则真如佛性即有相,有相即离不开生住异灭,或成住坏空,则「真如佛性」不过也是个名相而已。这非永恒、不生不灭,那么求真如佛性又何用?所以参究者应小心,不要堕入见闻觉知、声闻人典型。又例如有人说,有个佛性可见,这也是将「佛性」当成名相使用,如你有一个可以看得到的对象一样。若说佛性可以看得到,则亦会有生灭无常,则佛性亦沦入轮回了。这是另一种知见典型。其实古今觉者所谈到的只是悟者能见佛性、实相,或会佛性、实相。见可包括闻见、看见、会见等,但是不管如何「见」,皆只是一个「交接点」、「相应点」而已,就像古人说的「动静交接悟无生」。如在楞严经里头观世音菩萨所叙述,其从闻思修入三摩地之法门:「初于闻中,入流亡所,所入既寂,动静二相,了然不生。如是渐增,闻所闻尽;尽闻不住,觉所觉空;空觉极圆,空、所空灭;生灭既灭,寂灭现前。忽然超越,世出世间,十方圆明,获二殊胜。」。而这个交接点,就是流亡所,此所的衍变特性,是由不生入不住,再入空、圆、灭,然后才能超脱而圆明。所以说,若真见到这个点﹝佛性、实相﹞,则知见必自然消融。若仍然起心动念,认为还有佛性可见,那还是着在相里。以知见的脑筋去想象、分别、模仿古人的名相而已。仍然陷在语言精灵软件系统的范围内,还不能算获得解脱、自由,因此真正的参究者不可不慎。

以下有个类似的故事可供大家参考:

以前有一个人,从小眼睛就看不见,因此他对色彩一点都没有概念。有一天,他问一个朋友:「什么是白色」?这个朋友很好心的告诉他:「白云就是白色的」,但因盲者没看过白云,所以仍然搞不清楚什么是白色。「没关系,白雪的颜色就是白色」,他的朋友很热心的再告诉他。但这个盲者也没看过白雪,故依然不清楚,这个朋友很急切的想尽快的将白色的样子形容给他的盲人朋友知道。这时刚好他看到有只大白鹅在一旁,于是他很高兴的告诉这个盲者朋友:「哎呀,我们旁边有只大白鹅就是白色的」,盲者往旁一摸,这只鹅突然「哦!哦!」的叫出声音来。盲者高兴的对他的朋友说:「怎么不早告诉我,原来“哦哦”就是白色喔!」。

从上面这个小故事里,我们是否获得什么启发呢?如果我们在参究时,不能仔细观察、返照,我们可能会将一个个旁枝末节的「相」,当成结果来看待,就如故事里的盲者一样,将「哦哦」当成白色一般。不过参究者如果想坚持自己的看法,这也是个人的自由,没有人能勉强得了谁的。但参究者之间若是因彼此间的见解理念不同,则不妨远离之、淡交﹝道不同不相为谋﹞,或互相尊重即可。但若因而涉及人身攻击﹝不论是对古、今之修行者﹞,那就太离谱了,且有失道人之风度。现在是民主时代,人人皆有其言论表达的自由。尤其是思想、宗教,更应获得最大尊重,所以宗教信徒,或非参究者就请不必在意我的言论。但是对于真正有心的参究者,如果你认为我所说的有点道理,那就请你自己再深入思考、用心。尤其是对那些躲藏在最心底、脑海里的精灵们,这些精灵们通常在夜晚、无人处,起心动念处,悄悄的出现,它们溜到树端、枝旁,藏入草丛里,仍旧在那里忙碌的起舞着,所以真正的参究者不怕不悟,只怕悟境不真。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