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表相工夫的修行人吗?

过去的心灵参究者被称为修行人,而其所从事之行为则称为修行、修心、修性及灵修等等。这些「修」的字义很容易被误解为是一种对生活、个性及信念的修补、改正与增减,也有不少人更认定这个「修」字即是修养的意思。因此修行人常会被定位为一种内外在的表相要有威仪,坐有坐相,站要有站姿,吃相要文雅,说话和气,让人看起来最好既庄严又慈悲,及坚守各种严格的纪律等训练有素、有修养的人就是「修行人」。甚至连部份参究者也相信这种属于行为的修正方式即是修行。

有些发心的修行者,辞亲离家,不惜割舍世间之种种牵挂与情爱,想走修行之路,但由于在他们的心中,早已刻下了一种所谓的修行人应有的表相模式,因此常会刻意或不自觉的在表相上做工夫,不少人常为了让自己表现威严及有定力,而用「压抑」等相当紧的信念来端正自己。这类型的修行人,只要在其心中仍然存有一丝参究、质疑之心﹝亦即所谓的疑情﹞,在对自我观察的日积月累之下,或许也会有见性之日,但却是得来不易。反之,若连参究、质疑之心都没有,而只是热衷于下工夫在研读经论,及乐于表相与种种仪轨之运作,却自认此即是修行,甚至于连其追随者也都这么认为的话,则这种人想要见到自性,将是机会渺茫的。不过若因此能带动大众注重个人修养,让这个社会能充满一片祥和之气,则倒也是不错的。

还有一类的「新新修行人」倒是相当的社会化,他们主张修行就是加强对社会的参与,因此虽离开了属于个人的小家庭,投入滚滚红尘中各种社团的大家庭中忙碌不已,甚至有的热衷于对政治的参与,并称之为方便法。令人想不通的是,这些人为何既换了表相,其思想行为却比一般的社会人士更加社会化?是否他们只是将之视为三百六十五行之外的另一种行业而已?

其实,我之所以写这篇文章的本意,只是要提醒那些真正有心想要参究者,用心去体会,时代在改变,「身份」的特性与目的,也会随着整个社会之需求而不同。我们不必以过时的脑筋去期待、执着别人的作为,也勿为各种表相所迷惑。重要的是我们要去了解,什么才是我们的真正需要?如果方向正确,可以少走很多的冤枉路,至于拥有什么样的「头衔」就不重要了。

以后,将会有更多的人将「修行」解释成就是修心养性的意思,若从语言的不定性来看,其实这个说法也没甚么对与错。因此我认为想要打破无明,获得真正快乐、自由与解脱的人,若使用「参究」这个字眼似乎更为贴切。参究者不是要忽略修心养性,而是不要陈义甚高,或口说不做,或只是光做表相工夫而已。

其实,若真能做到「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就很不简单了。最重要的事是应以「参究」为首要,解脱为目标。而「修行人」就留给宗教人士去使用,参究者也不须再去争辩这些字眼与名相了。而对于社会上的慈善机构或以慈善为志业的各种宗教及其他团体,参究者亦应随份、随力、随缘帮助和赞叹,但心中也要有原则,即是不应产生烦恼、不期回报,及不碍参究。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