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暗中的摆布者?

语言与意念乃是同一体,又可称为「心」。在一群人里面,你可听到各种不同的意念语言群。但基本上,在这些层出不穷的念头里,有一个集中处,那就是被人类以每个人身体为认同分别点。不同的人身代表不同的语言群,以个人人身的利益及其好恶、过去的经验、期待、目的,做为互相之间的交流。

每个人基本上之见解,都是以其自我较为明显而执着的过去经验,为向所面对之各种人事物的境界检查及判断点,一般人只能在对方身上听到或看到,与自我一方预先的经验较为符合的语言,故可说其实并不能十分了解对方真正的感受与需求。就像如果有一只鸟,飞入我们的室内,我们所有的电器、家具,及各种装饰品,在牠的眼里,可说是完全起不了作用,但是对摆在桌子上的面包,如果牠曾经被人类喂食过类似的食物的话,就会知道那是可以吃的。这就是为什么各种动物,只关心自己过去经验、习性范围内的事情。但是人类却更进一步,因为语言有其轻重感受之分别。如对「爱、恨」,「得、失」,「甜、咸」,「成、败」,「美、丑」,「善、恶」等等语言字眼,所听到时的各种感受,可说大部份会与自己先前的经验感受为主。从语言人类的角度严格说来,每一种觉受都不会一样,由于每个人皆各有其不同背景的过去经验,因此在双方谈论一件事情时,皆少有完全相同的感受。虽然他们所看到的、听到的都可能是同一件事情。

由此可见每一个人,其实都是活在其自我过去之经验感受里,而对于这个感受,每个人皆有其阶段性不同时间的语言定义。有时对同一件事情的感受,也会因不同的时间、地点,而产生不同的语言定义。

例如对于寒冷感受的忍耐力,当一个住在热带,或亚热带地区的人,在移居到寒带国家住时,刚开始可能会非常的不能适应,但过几年后又会产生不同程度的适应力,那时可能对于寒冷感受又不一样了。相同的,当这个人多年后,回到自己的国家探亲时,有可能对那里的炎热天气,再度产生适应问题了。

个人主义愈发达,以人的身体为分离的群体语言﹝一个身体代表一群的语言精灵人﹞,会更加强个人身体的过去经验的每个念头。由身体与身体间的各自加强、疏离,更产生人与人﹝语言与语言﹞自我的矛盾,更与他人的身体语言群产生更大的分离矛盾。故人与人之间的处理上会更困难,互相不信赖的程度亦会更强。这种情形在面对自我及内心时,也有可能会发生同样的烦恼与困扰。

或许你会说,身体自有其需求,不能单从语言、念头来看。但是,你可知道信念对你的影响有多大?若不透过深度的参究,你可能无法真正体会到这个属于语言精灵软件的信念,是如何无所不在的操控着人们的一生呢?虽然,身体确有其原始需求,任何动物皆是如此。但人类们除单纯需求之外,难道没有更多来自于过去经验的分别需求、期待,或期待落空时的烦恼?而这些又是来自那里?

我简单举以下两个例子来引用:其一,就是当我们在进餐时,有时虽然觉得肚子已饱了,但当面对那一道自己特别喜爱的菜肴时,仍会忍不住多吃个两口,结果不小心吃太饱了,却又感到不太舒服。问题是,到底这感觉不舒服的是谁?是谁想再多吃一些的?肚子饿了想要吃东西,那是原始需求,是由身体直接下的指令。但是那个想要多吃一点的念头,则是语言人类的贪念,因为身体已经不需要这多吃的这一部份,故一旦超出它的负荷范围,它即会感到不舒服了。所以这个最后吃太饱的部分,应算是脑筋想要吃的,也就是俗语所说的「嘴饱眼睛饿」啊!其二,譬如你应邀参加一个重要派对,首先,在出门之前,你可能会为到底该穿什么样的衣服较适当而犹豫不决。在派对中你或许因表现杰出或深得人缘而志得意满;也可能因对自己的仪表、举止不满意,或因故受到冷落而觉得浑身不自在。或许有些人的言谈举止,令你看不惯,甚而心生厌恶。当回到家后你可能还再回味刚才自己的表现、谈论内容,而感到满意或懊恼不已等等情绪反应。这些其实都是你的过去经验语言精灵在说话啊!因为绝大部份的人最关心的还是他的自我或是思想的需求,就像你最终还是最在意自己的种种表现看法。但是我所要参究者观照的,并非肤浅的只是去了解这些道理而已。你应去注意这起分别、比较的念头来自何处?它与你的关系有多深?而谁是这暗中的摆布者?

以前曾经有个修行者,在跟随老师几年之后,认为自己已经悟道了,所以就自行离开,在某处开始讲解释迦佛的经典。他的老师知道这件事后,派其他的学生将他带回来,并在桌子上放置七个茶杯,逐一在每个杯子上倒水,直到杯子水满了。他问这个学生:「你知道我这么做的意思吗?」,学生回答:「不知道」,这时老师很生气的对他说:「你连我的意思都不知道了,又如何能了解释迦佛的法,而且还能解释给别人听呢?」,这个学生很惭愧,于是再度留在老师身边,继续学习参究,直到真正开悟。

从以上这则小故事里,我们是否得到了什么启示?有没有体会出呢?我们常会用自己的分别知见,以自己为中心点去了解或安排别人,而这是不是很困难,及差距太大呢?但是悟道者之间是互相了解的,故有所谓觉者们都是「同一个鼻孔出气」。他们到底又见到了那一个相同处,而有相同的见解呢?其实,这相同的基础,古人又称为「体」、「理」、「本心」、「自性」、「佛性」与「实相」等名称,这皆是人人本有,而生命本来是圆满的,但却被这个自我的语言精灵打碎了,所以语言人类就是活在这个不圆满的碎片里。而这些碎片就是人类思想、知见、知识心的语言精灵软件系统,它确实易碎,但它却又摆布了几千年来人类的生活、喜怒哀乐、成败。只有微乎其微的人发觉,因而获得解脱自由。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