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小偷与法官的心灵和外在世界

人类本身可说就是一种信仰、信念的动物。为什么呢?因为人类所要表现的每一个动作,皆来自于他自己的心,他的念头、过去经验,也就是人类的最主要构成软件─语言精灵的形式化、人类化。

每一个语言精灵虽然经不断的在统合与变化中,但皆代表一个信仰、信念、一个自我,有实在感受的我,若从本体的角度勉强来看,都是平等的,并没有区分那一个好,那一个坏。但是若由现实语言人类角度来看,他则会根据习惯,及当时的价值观、期待、个性倾向、社会背景等等,来判断一件事情的好坏善恶,因而产生了后悔、痛苦、得失、喜乐,与悲伤、愤怒等连贯性的语言精灵出现。

这些语言精灵,每一个都代表信仰、信念,不管其发生的前后,及所发生的时间长短,或他的新与旧。他可能是同一个语言,但意义却不一样。他也可能是同一种意义,但在语言上却又有所不同。因此,只要有衡量比较,就一定会有差别,只要有差别,就没有一定的结果。他经常被改变、统合,故并没有一定的特性及定义。只要你那个最明显、最强烈的语言精灵没有被降服,则他就将一直会是你的主人。他与你一直很接近,只是不容易被发现而已。但是当你真想找他时,他早已溜掉了。其实他也并没有真正跑掉,而只是很快的换上另一种新面目出现而已。

我们可举个简单的例子来做譬喻:就像警察在捉小偷时,这个小偷突然摇身一变,变成警察的模样,当你正要分辨他们之中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小偷时,法官就出现了。真正让你最难辨识出的就是最初那一个,他让你难以捕捉。但是一般人还是常在警察、小偷与法官三者之间陪着玩游戏。他们还是以本能为这些语言相下定义,把所看到、听到、体会、觉受得到的种种名相等语言精灵当做是答案,这就是语言人类的心灵和外在世界。语言人类喜欢在这些语言相里生活,过着一定「范围内」的日子。就像尚未出胎的婴儿,置身于母亲温暖和舒适的子宫里一样的假象安全感。虽然语言人类也时常会有种种创见及新点子,但却仍离不开妄想执着、一个固定式的无明范围。并会在自己和自他之间,由语言相的各种软、硬件中互相编织、支持或对抗,构成了一个难以出脱的语言人类人生大梦。而负责这套系统之维修、发明、升级、加强的各式各样人物,几乎都是众人所依赖、追捧、崇拜的语言人类之加油站、修理中心。而语言人类则很自然的会定期、定点向这些中心报到,就像松动的螺丝,需要转紧及加点润滑剂,或像汽车需要定期保养,又像是一个无法自拔的吸毒者,但却总是喂不饱这些语言人类空虚的心灵。由于错认了那个不定性的语言人类为主人,故常处于烦恼与不安定中而不自知,或自以为明白、知道,但却仍无法得到真正的解脱。有的人虽有坚固的信仰,但仍然禁不起新科技、思想,以及种种现实生活上的冲击。

我说过,每一个语言都是一个信仰、信念,也是一个自我。经过不断的努力统合之后,各种新的知识、经验、分别,将会一再的出现。因此,将来有可能发生的是,只要是最新的医疗、生化、科技等有巨大的突破及发明时,人类的传统宗教信仰,势必会面临一个很大的挑战。

我这里面所提到的「信仰」,其实还包括了各种思想、主义、观念、宗教、哲学,与人生观、科技观等,这些都是属于语言精灵的一部份。他们仍可细分再细分,甚至于连对「金钱」、「名利」与「权势」等的追逐,也算在内。在新的时代里当然还会有更多新的信仰会出现,包括能量、科学、性、运动、影歌星、信息、强壮的体格、暴力、流行与喜好等都将会成为信仰的一部份。

大家都知道含有神性部份的我们称之为宗教信仰。但人类因为科技的一再不断突破,加上对权势,名利、金钱、知识,及大众传播的拥有,有些人可说已将自己定位于「神」的位置了。虽然我们在大能量的实相的面前其实仍是非常的有限、脆弱与渺小的,但是在日新月异的语言精灵的一再壮大之下,有些人们似乎已忽略了自己的有限性和无常、短暂性,而以为自己就是神﹝认为自己可呼风唤雨已几乎无所不能﹞。但是一旦身体渐渐衰弱了,或名利、权势已失时,或是当遭遇到种种不如意的事情、无常及灾难的打击后,另一组衰弱的负面语言精灵﹝如失败、挫折感、愤怒、无力感、绝望等﹞就跟着出现了。在历史上,有不少知名人物、帝国王朝的浮沈录都是我们的一面镜子。

我们实应在这个大能实相之前学习谦卑。每个语言精灵的出现只不过是一剎那而已,每一个一剎那的念相就是代表一个自我,而在自我后面这个平等的大能量,却是无限、无生、无死的。但除非我们透过参究去照见到它,而认识了无我的真理,否则,可能一辈子里都仍然需困在语言精灵的颠倒,及烦恼、妄想里,无法真正体会到这个来自大能的宠爱。

其实,每一个人本来就都是这个大能的一部份,也早已获得宠爱、圆满和实现。却只因为语言精灵的自我执着、妄想,而变成破碎、矛盾与无力。所以为什么我们不能试着缩小这个已不断膨胀的自我,让人类回归到一个更美好、祥和的世界。让鸟声、树林、花朵、干净的河流及青山重现,让土壤再度肥沃起来,让战争在人间消失,让全人类能免于饥饿、斗争、恐惧,让真正的平等世界能出现。这些并非全然是梦想,只要人们能节制好那些「自我」太强的语言精灵,及负面性的语言精灵﹝如侵略、战争,与暴力、过度贪婪﹞,并多鼓励与他人之间的尊重、关怀与爱心。我们不能一直寄望美梦在未知的天堂,天堂应建立与落实在眼前,并且可立即受用才是。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