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与语言

人类的思考、行为等语言,主要来自于人类过去种种文化、发明、知识、宗教、传统、习俗、政治、哲学等经验语言的统合及变化。当人类处于其所统合、变化之语言当中时,即构成语言人类的思考、行为、价值、判断、喜怒哀乐、烦恼、回忆、比较、模仿、期待、成功与失败等等相对性、分别对照的感受的人类。而处于语言觉受中的人类,会随着种种语言之变化而有不同的情绪、行为等内外相产生。

语言人类,除非经由深度的自我返照,否则很难去查出其个中的关连 ,尤其是自我与语言之间的直接关连。行为者在语言表达的当时,更难从返照中看到自我与语言之间的行动关系。故一般人只能随着念头的运转而进入各种思考与行为的境界,那是处于“自我”、“自以为是”的语言人类状态。尤其是各种境界、外相、声音,就如同照相、录像般的存入人类的脑海中,再加上语言的“自我”旁白,构成语言人类与语言相的不可分离的胶着状态。处于其中的语言人类,由于日久自然之“熏习”而不会觉得有异,因此就会常处在快乐与痛苦,成功与失败之间轮回不已。这种情况就如同苍蝇一直想从一扇已关闭的透明玻璃窗中飞出去,却苦无办法一样,因为自己即是语言的制造兼执行者。

所以除非具有强烈的自我疑情,及觉醒信心的参究者,否则还真不容易去照见这个生命的真正实相哩!故也只能随着“语言精灵”的运作而人云亦云了。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