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的迷思

曾经有人问过我,有关人类死亡后世界之有无及种种。我回答说,我只谈自己所知道的事,至于从别处听来,或从一些书籍看到,有关人死后何去何从,以及转生之事,老实说,我并没有经历过,也不愿意去凭空想象及穿凿附会。

人类通常会由于害怕面对自身肉体的消逝,而喜欢用各种臆测、想象、科学研究及传统等方式来做自我调适。其实肉体的死亡就如同一棵树,或一朵花的枯萎,皆有其宇宙内的自然变化过程。从我们的身体中﹝世间的条件﹞可看到、听到、闻到、摸到至看不到、听不到、闻不到、摸不到的,而其所不及之处的继续变化,是否就表示已经没有了呢?我们只能说,这个已逝去的肉身与这个共缘的世界,已经无法用各种见闻觉知去接触到、感受到。但那并不代表他在另一个不同的条件下的时空也消失了,或失去安全、幸福感。其实这只是一个和合相的继续演变而已,从生到死一再的和合演变,有其一定的惯性轨迹。但语言人类就不同了,他与这一项单纯自然的演变,有着巨大的差距,透过语言相及根身的觉受,形成语言人类的见闻觉知,知识分别心。

语言人类对于由生到死的各种现象,甚至死后都有不同的想象、期待、价值观、传统观。而这一切丰富的描写、感受,让语言人类不停的想去探讨死亡后的情形,而且对于生命的世界亦是如此。例如:对同样一朵花的凋萎,滚滚的江水,美妙的鸟语,天上的白云等等,在古今中外诗人、作家的笔下,都有千种以上不同的描述。而同样对市场经济的景况,不同的专家,也有不同角度的解释。对同样的一个知名人物,有来自各种不同层面的评价。一样的原料,可以制造出各种不同的产品。而一本经典,因不同人物的诠释,而有着各种不一样的解说。一种颜色,可代表很多不同的象征、意义。同样的对于死亡及死去的世界,也有很多不同的传说。而且「死亡」这两个字,所给人的感觉,也各有不同。

语言人类有模仿、幻想、分析、比较、创造、偶像、期待、现实、矛盾、后悔、放弃、追求、攀缘、好恶、崇拜、偏见、断见等个性及特色,而且对每一个念头都很执着。。所以若能从语言相来直接参究这「生死」的迷思,实在是最有效能打破无明的方法。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