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的僵化与大乐

人类的真正快乐,并非来自思想对照之下的快乐,因为由思想所对照之下的快乐,和语言人类的分别信念有关。快乐和痛苦的语言相往往是由相对、比较而来的,成功与失败是相对的,善与恶、得与失也是相对的语言。语言人类常因过去经验的相对语言的架构与外境的接触而产生期待、结果、分别、证明、个人、你我、英雄及模仿等等语言模式。故一时短暂的快乐,大都来自于价值期待的信念之达成,或个人与他人的比较,或一时一地的成功的证明。

但是由于受到环境、思想及过去经验的不断接触统合,价值观的改变和新的期待、流行、增减,常使快乐过于短暂,令人很快的又陷入烦恼的处境中。因为人心的僵化、自我正在快速增加。人心的变化并非来自个人,而是群体语言信念,透过信息通讯快速传达下的经验产物。

真正的快乐来自语言人类深入了解语言的不定性,信念的不定性,群体的不定性,从而深入印证语言和行动,语言和信念,语言和自我的直接关系。由觉醒智能的能量,而淡化了语言精灵的影响,进而身心由高速的攀缘、僵化,进入缓慢的稳定、舒展,进而内心产生无有法、我的祥和,真正的安宁早已存在,身体与大自然能量实相有了直接的感受,心灵和天地间也产生了一体的感动。此后不再受期待、分别等语言相所拘束、烦恼,而由内心真正产生的“大乐”。这是真正永恒的快乐,这个快乐由天地赐予、由自性发出,不增不减、不苦不乐、不净不垢、无智无得,清清楚楚,善分别一切世间法,由无明烦恼的语言人类回归快乐的本来人类。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