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种念头的0与1,打破空、无

语言人类的各种念头﹝包括语言信念等﹞,就像介于0与1之间,1是代表有的观念,0则是代表不存有、虚无、空、灭的观念。这两个代表性互为衬托和极端的相对,大部份的语言人类日常生活上的语言皆在这两端的中间呈游离状态。即是可能有、可能无、有、无、非有、非无、非非有、非非无等情形。若说「有」时即有「无」为隐性基础,若说「无」时亦即有一个「有」为隐性基础,同样的若是说「不存在于有无」时即是有个「存在于有无」的隐性基础,若是「不说」亦会有一个「说」的隐性基础。所以有「放下」的语言,就有「提起」的隐性基础,而「彼岸」即相对于「此岸」。「去」相对于「来」,「离」则相对于「聚」等,故若想要离「苦」就等于承认有个「乐」可得,想「去」就等于承认有「来」,想「无」就等于承认有个「有」。另「天堂」就是对照「地狱」而产生,「生」亦是对照于「死」。再反过来说,「不想」有,亦是「想」有的隐性基础。

当然,语言人类亦喜欢使用一些广泛的绝对化语言来形容实相。例如:空、色、当下、世间法、遍一切处、原罪、三轮体空,三位一体等类似绝对的信念。故语言人类的分别心,知识脑筋却是如此无穷无尽的互为印证下去,这个脑筋分别永远如影随形般跟着语言人类,分别心亦如芭蕉的茎干,剥到最后却「一无所有」。这是语言人类在运作精灵软件时,接近「0」的时候所呈现的各种境界语言,通常皆是消极的灭、死、寂、无、空、虚、无依、恐惧等。甚或掉头去重拾名相追逐的全有、存有或是更为偏激、极端,或是宗教性的伟大信念、语言、主宰等,其中又以消极性的语言最为麻烦与伤身。故想突破这个「空、无」的无明语言,实不容易,需俱足福德因缘,所以0Q零智慧并不是「空、无」,它必须打破所有相对的无明。

信念的语言除非见到它自己与自我的雷同点,及其无自性的变化统合,最重要的是它自己的局限性,否则语言精灵是不会放弃其老大的位置,而甘退居第二线来服务人类,它就是语言人类自己,也是语言人类软件本身,故知要摆脱这个无明心是何其不易!不过若用「摆脱」或「无明」的字眼亦会有「摆脱后的自由」与「破无明之后的清楚」为其隐性基础,所以我们应以不急不徐,小心地以柔软、大爱、善观察的心,用一种与心灵游戏的心来参究。在还未真正彻底解脱前最好不要急着名利出头、说法度人,或有急功着相之心,而应以平静的心灵做好自己平常的角色。用随缘行善的心,再加上正确的参究方法,「但尽凡心,莫作圣解」,则或许有打破无明,照会实相,发现语言精灵软件,而获得大解脱的机会。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