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从何而来?

有个朋友听说我在闭关,他事后问我,在闭关期间会不会感到很寂寞或无聊?其实,对于一个灵修者来说,寂寞是必须的。如果害怕寂寞,便无法真正静下来观照自己的内心,以及万事万物之变化。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害怕寂寞也是一种人类长久以来的习气和语言。尤其是现代人,在各种视听媒体及热闹环境中成长及熏习之下,往往会面临独处的困难,或害怕去面对自己真正的心念,所以只好借着各种热闹场合,或参加交际应酬,或透过网络交谈、打电话聊天、玩电子游戏、看书报、杂志、电视、电影等等,来打发时间及排除寂寞。有些地方电视频道更多达百个,让人们有选不完的频道,至于节目则当然更是多得令人眼花撩乱,目不暇给。

但我们在这里想探讨的是,到底是谁在害怕寂寞?是谁在看电视?谁在不停的选频道?我们与这些媒体难道真是分开的吗?如果我们深入参究,便会了解到这个怕无聊的心,与各种媒体其实本是同一体的。我们或许会以为是自己在选择媒体,变换频道,其实这里头有的只是惯性语言相的满足,一种语言精灵的操作而已。就像有些人特别喜欢看某一台的新闻节目,或是某个最受大众欢迎的流行节目,这些根据过去经验、流行及媒体、节目的吸引力的统合,决定了意念,但也让寂寞感慢慢滋长。因为热闹的另一面就是无聊与寂寞。

我们人类总是以相对的距离感,来决定自我的存在。所以当我们的心中一旦感觉到很热闹时,则在心的另一个角落里就已经悄悄的生起空虚的感觉了。而且愈喜欢热闹者的心灵,在平常则愈容易有空虚、寂寞之感。为什么我们会喜欢接近人群,往人群多的地方聚集呢?其实这都是寻找安全、肯定、及存在感,或是害怕面对寂寞,害怕面对真正自己心中的念头起伏,以及想表现自我等的语言精灵在活动。如果不能透过专注的全面观照,了解到语言精灵的所有面貌,我们将不能自主的活在各种相对的语言精灵环境里,在热闹、寂寞、无聊、与表现欲的语言相里反反复覆,我们将成为是非的推波助澜者,可能陷入各种争斗中而不自知,甚或跟随一个更强烈的信念─语言相的带头者﹝也可能是被崇拜者、上师、英雄、明星、伟人、政客等等﹞从事各种活动与运动。

故当我们一旦照见了原来这些有距离的语言相、境界、热闹的形形色色、媒体等,﹝这些原来你认为是被选择参与的对象﹞与你的关系竟然是同一个时,当下你与它们之间的距离感便消失了。这时寂寞、热闹等相对念头不再有,而真正自由解脱的原来绝对实相便出现了。这个本我是宁静的、空灵的、没有妄念、清净的,它和热闹、寂寞本身并没有距离及相对,但也不属于热闹、寂寞本身,此时的你,就不会再为寂寞的语言精灵所奴役。你与真正生命将变得更为接近,少了语言精灵的干扰,你更能真正看到了晴朗的天空,美丽的白云,苍翠的树木与可爱的花朵等等。这时语言精灵系统即变成了供你日常生活的工具而已,它不能再像过去般的主宰着你的性灵了。一旦看到了那个没有热闹、寂寞、生死、时空的本我时,则真正心灵的大解脱、大自在也就出现了。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